我叫阿福,是一只狐妖。

    修正一下,是一只被人类媚惑成功的失格狐妖。

    直到被绑上马车,我依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救的人,是人族最尊贵的nV子,是他们皇族的公主。

    然後我一个狐妖居然被这个人族迷惑,稀里糊涂的就落入她的陷阱。

    我被五花大绑的丢上马车,脖子上还挂着一个莫名香囊,使我动弹不得。

    楚语宸接着上了马车,美其名曰亲自看管。我对上她的视线就来气,连忙撇过头不看她,嘴里还哼哼出气。

    她在一旁嗤笑,我一脸不满的质问她:「你笑什麽?」

    「笑你看不清情势,不来讨好本g0ng,反而对着本g0ng置气。」

    「讨好你有什麽用。」我忿忿不平地说道「我对你这麽好,结果你绑了我!我给你治疗,给你种很难养育的草药,给你吃我平常舍不得吃的…」

    「你对我冷冷淡淡就算了,现在还说我冲撞你!」我越说越委屈,yu哭无泪的低下头不再看她。

    没想到她看了却笑得更大声,拿着手帕掩面大笑。

    我从她这里感受到了屈辱,生气的又对她龇牙咧嘴,想装出狐妖可怕的模样来吓她,却被她一把捏住脸。她的指节分明,一根一根的手指在我的下巴处慢慢收紧,脸离我离的很近,呼出来的气息全打在我脸上。

    「不急。」她说「帐,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算。」

    说完她就放开了我的脸,坐回原处去了。

    我被她弄得m0不着头绪,愣是过了好久都没反应过来。

    我想起我给她驱邪气的那次,也是离她这麽近,她那次急的双眼通红。帐…会不会就是这个?

    我望向她,想得出一些答案。她却早已收敛起笑容,看向车外的风景了。

    马车一路颠簸,到达公主府时,我全身酸痛,却还是一动都不能动。

    楚语宸那个坏蛋对底下人吩咐几句後,人就不见了,丝毫不在乎我Si活的样子,让我连带着全身酸痛的份一起怒火中烧。

    哼!我再也不会搭理楚语宸那个坏蛋了!她的身子谁Ai调理谁调理去!

    我偷偷地朝楚语宸的方向吐了吐舌头,趁她身边那个nV官转头过来之际又装作一副无事的样子。

    那个nV官,就是踢我好几脚的大坏蛋,过来向几个侍卫说了几句,一群人合力把动弹不得的我扔进柴房里。

    我整个人摔在柴房坚y的地上,冰冰凉凉的,此刻让我原本就疼痛不已的雪上加霜,我吃痛的哼出声,却被那nV官白了一眼。她走到我身边,用匕首解开我身上的绳子後,一手把匕首抵在我的脖子上,另一手则摘下我带着的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