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祁,放松,夹得太近了。”蔺舒泽见状心跳漏了一拍,但没提,他知道祁茹心里恐怕惊得不行。

    祁茹确实又惊又怕,可也来不及多想,三少爷又将那疼人的东西cHa了进来,她想着三少爷的话,放松着身子,可还是有些疼。

    三少爷一手捧着她的脸吻上来,另一只手也在她身上游走着,从大腿根一路到x前,然后三少爷就抓上了她的N房,这已经足够羞人了,祁茹躲开了他的亲吻,用手挡着脸,但她却没想到三少爷竟然张嘴hAnzHU了他的rUjiaNg。

    “少……少爷……”祁茹缩着身子要躲,但三少爷紧紧按着她的身子,嘴上也用力气,咬她的N头,将她rUjiaNg都T1aNSh了一片,他对着rr0U又咬又x1,好像要吃掉一样。

    三少爷怎么能做这样羞人的事……

    祁茹眼泪流得更快,太过火了,蔺舒泽每吮x1一下,她身下的小口也跟着缩紧,她身T的反应很大程度取悦了蔺舒泽,让他吮x1得更欢,将baiNENg的rr0U都吮红了一片。

    “祁祁身子真好看。”蔺舒泽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在往上看就看着祁茹泪眼婆娑,她的眼泪好像砸在了蔺舒泽心头上,让他心里一阵DaNYAn,他的小娘子年岁太小,太青涩,这样羞得厉害,怎么往下做事儿?稍稍亲密一些就睁不开眼,这还是被下了春药!

    “这些事儿都是要经历的,不哭了好吗?”蔺舒泽有些担心,伸手给她擦脸,祁茹流了这么多眼泪,身下也流了这么多水,也不知道身子能不能受住。

    祁茹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实在扫兴赶紧x1了x1鼻子,小声解释,生怕三少爷觉得她不情愿,厌烦她“我只是觉得害臊……我不哭了……”

    蔺舒泽往她嘴上亲一下“我知道,我怕你哭多了眼睛不舒服,咱们这样很是规矩,不用觉得害羞。”

    话已至此,蔺舒泽也只得规规矩矩的,金姨娘的药下得够猛,到后来祁茹身下都红肿一片了,蔺舒泽都觉得自己做过头了,好生哄着祁茹,抱着人去洗身子,却没想到祁茹在浴桶里又难耐的夹起了腿。

    祁茹xia0x已经疼了,但身上就是不舒服,三少爷的手碰到她的身T就跟点了火儿似的,她忍了好久也是忍不住了,含着泪看着三少爷。

    蔺舒泽把人从水里抱出来,包好了抱回房,下人已经换好了床单被褥,烛火也重新点着了。

    蔺舒泽把人放下遮帷幔的功夫祁茹又躲进了被里,他只得叫她“你若是不想我帮你我便出去了。”

    一听这话,祁茹赶紧拉开了被子,可怜巴巴的叫他,她难受的要Si,三少爷不管她是要她活生生被折磨Si吗?

    “把腿张开我看看。”三少爷冷着声站在床边,祁茹最怕他冷着脸。

    被冷言冷语几句,她乖顺了许多,掀开了被子对着三少爷张开了腿,唯有抓着床单发白颤抖的手暴露了自己内心的崩溃。

    她一丝不挂的对三少爷张着腿让他看自己的私密之处,并且她的身T极度渴求,希望自己的私密之处被三少爷的X器贯穿……

    两边的y已经红肿,变成了r0U嘟嘟的可Ai模样,并不适合x1nGjia0ei了,但也确实有很多ysHUi从中间的小缝流出来。

    蔺舒泽伸进去一根手指,里面仍然Sh软紧致,x1得很欢。

    “不能再cHa了,我用着别的法子帮你吧。”蔺舒泽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之前送给祁茹的首饰里有一根细长的玉簪,他过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

    玉簪不粗,但好在上面有雕花,最顶端是祥云形,通T圆滑,没有锋利的边角,倒也适合这会儿伺候祁茹。

    他将玉簪洗了洗,回去一看,祁茹还乖乖的张着腿,流出来的ysHUi都将床单打Sh了,祁茹看见他哀求似的叫他。

    蔺舒泽过去,将白玉簪cHa进祁茹的xia0x,见她没什么反应又往里送进去一些,搅动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