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和往常一样去上班,这几天回去,台北和乡下温差太大,好像生病了

    「老板早」

    「早,林真真,你怎麽了?」老板看我脸sE苍白

    「我..........」

    我突然昏倒在地上

    「林真真,林真真」老板急得呼唤我,我却没回应

    「老板,怎麽办?」雨曦和其他人担心着我

    「大家不要慌张,我背她去医院」老板毫不犹豫把我抱起来

    「好」大家才放心了点

    「林真真,你怎麽那麽重啊!」他一边抱怨着,一边使出洪荒之力把我送到医院

    「医生,请问她怎麽了?」

    「没事,贫血,打完点滴就可以回去了」

    「好,谢谢医生」

    这时我醒来了,看看天花板,跟咖啡厅的不一样,看看旁边的人,居然是他

    「老板,我怎麽会在这里」

    「你昏倒了」

    「林真真,今天不准去上班」

    「可是我打完点滴就可以........」

    「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我让生病的员工来上班」

    「好吧.........」

    「我要走了,多休息」

    「老板谢谢,掰掰」

    老板和允娜擦肩而过

    「允娜,你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