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陆澄结婚的第四个年头,我终于学会了做饭。

    最开始是结婚纪念日我下手做了份蛋糕,本着宁愿难吃不能拉肚子的想法,虽然烤的有些焦,但陆澄吃的很开心。

    我觉得他强颜欢笑的样子非常有趣。

    后来菜做的多了,渐渐就做不出一开始那么难吃的味道了。

    我和陆澄都在渐渐适应自己在这个有些奇怪的家庭里扮演的角sE。

    他不会太累,我也不会太闲。

    但即便我开始掌厨,依然撼动不了陆澄这个厨房前代元老的地位。

    “老婆,我饭都做好了,你真的不回来吃吗?”

    我看了一眼头发还在被一条一条吊起来烫的朋友,转身低声道“不是说了今天不回去吃吗?”

    “可我做两个人的饭做习惯了……”

    ……我算是知道陆澄为什么喜欢在家里做饭了。

    明明不是我的问题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愧疚心,我哄了他半天,最后答应吃他做的夜宵。

    晚上回家时,只有餐厅里的灯亮着。

    我走进去,陆澄身上还穿着白衬衫,领带扯松了,安安静静坐在吊灯下,像一尊沉默的塑像。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回头看向我,眼神里有说不出的委屈。

    我心软了,走上前抱住他。

    “你明天还回家吃饭吗?”

    “……我明天不出门。”

    “那以后都不出门了好吗?”

    “不好。”

    时至今日他还是没有放弃把我彻底关在家里的念头,尽管我的社会关系不会允许他这么g。

    “袅袅,我真想把你绑在家里。”

    我笑笑,手指g住他的领带“你试试?”

    后来几天他休假了,放假的第一天,陆澄早起大扫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