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澄第一次见虞袅袅那天,他正准备跳楼。

    他原想着那天过后大概就会有媒T报道一则非常离谱的社会新闻。

    一名小学男生由于父母拒绝与老师面谈,从五楼跳了下去。

    他连评论都想好了,b如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脆弱了,又b如说他不尊重生命,这么点小事根本不至于。

    大多数媒T只在乎他们看到的那个有看点的片面,不会有人特地追根溯源,去了解他如何在脱离父母的关注的情况下生活。

    他趁着一间教室无人时爬上一侧窗台,打算就这么悄无声息,不打扰任何人地Si去。

    可当他向下看时,却发现即便他特地找了个隐蔽的落点,那里依然有人。

    是一个nV孩被几个男孩围着。

    其中一个男孩一拳打在nV孩肚子上,似乎在警告她什么。

    nV孩疼的蹲在地上后,那几个男孩就走了。

    陆澄一直在楼上看着,默不作声。

    那个nV孩似乎独自哭了一会,接着自己站起身,也离开了。

    陆澄记住了那个nV孩,后来他无趣的人生又多了一个乐趣。

    nV孩上课其实很认真,只是她总是被b着帮那几个男生作弊,导致自己做不完试卷。

    那些男生会故意勒索她,让她用自己的钱给他们买零食,有时价格总值高到几十块,零零总总也不知几百。

    有一天陆澄和她擦肩而过时,发现她手上多了许多一点一点的小孔。

    他知道,那是拿图钉在手上扎才会留下的细小伤痕。

    陆澄始终保持观察的视角,他并不打算伸出援手。

    他觉得nV孩很懦弱,明明被欺负成这样,也不肯告诉老师和父母,只一味逆来顺受。

    要不邀请她一起跳吧?

    他曾经冒出过这样的念头。

    可后来事情不一样了。

    nV孩和那个时而欺负她时而给予她一点恩惠的富家nV交好了。

    于是原本冷漠的众人中,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她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