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陷入梦乡的皎皎。

    被喂了一次JiNgYe之后,合欢花褪了下来,露出来的小脸绯红,带着几分疲惫和被yUwaNg满足后的餍足。

    想了想春g0ng图册上的东西,他直截了当的脱下衣服,来到皎皎床边跪下。

    锦被之下的身躯带着欢Ai的痕迹,有深有浅。

    有些是之前的,还有些则是君时瑾留下的。

    不过大概是怜惜她,并没有太过分,只是那被灌满JiNgYe的花x大概是包不住JiNgYe,如今长着小嘴往外面吐着白sE的灼Ye。

    被撑开过的x口泛着妖YAn的红sE,和白sE的JiNgYe形成鲜明的对b,微微涨起来的小腹里装着别人的JiNgYe。

    一开始就有所准备,萧戚并不意外。

    对着身下的yjIngr0u弄了几下之后,yjIng很快就胀了起来。

    鹅蛋大小的gUit0u抵着吐着灼Ye的花x,借着甬道里的JiNgYe浇,gUit0u轻而易举的破开了又紧紧闭起来的xr0U。

    和君时瑾微微上翘的ROuBanG相b,萧戚的yjIng直溜溜的,泛着好看的紫sE。

    连带着鼓起来的血管也格外可Ai。

    只是这很粗的过分的ROuBanG再撑开闭起来的xia0x时,就被她的主人热情招待。

    花x移动流出粘Ye,让ROuBanG的cHa入更加顺畅,萧戚轻而易举的就撞进了进入

    滚烫的ROuBanG摩擦过xia0x的每一个角落,刚ga0cHa0过的小姑娘哪里受的了,睁开疲惫的双眼,就看到了男人紧紧皱起来的眉头。

    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苦恼:“你夹的好紧。”

    明明很y1UAN的一句话,男人说出来却一点也没害羞。

    “我……呼……我没有……”皎皎辩解着,萧戚却伸出手抱住她的背,轻轻的拍了拍。

    “放心,我会轻一点的。”

    皎皎莫名有些眼眶发红。

    虽然被药物折磨的意识模糊,但是她知道,给自己开bA0的男人,和刚刚的男人并不是同一个人。

    如今这个,是第三个。

    虽然他们都没有孟浪,可只有这个看起来面sE冷峻的男人会拍着背哄她。

    她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姑娘,又怎么不会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