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我宽衣。”握住萧明月柔软纤细的手,楼沉哑声道。

    把手放在自己的腰带处,楼沉送来之前还轻轻的捏了捏。

    和他的手相b,小姑娘的手纤细的像一根竹竿,仿佛一捏就会断掉。

    不用对视,萧明月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神有多露骨。

    她捏住男人的腰带,小心翼翼的解开。

    古铜sE的皮肤上带着伤痕,JiNg壮的腰身微微弯下,像拉满的弓箭,充满了力量。

    而排列整齐的腹肌之下,黑sE的丛林茂密,隐藏在其中的巨兽在萧明月的目光下,一点一点站了起来。

    然后轻轻的打在她的脸上。

    男人脸sE也带上了几分兴奋和狰狞,放肆的眼神下在面前这柔软的nVT上肆nVe。

    这样的视线之下,小姑娘控制不住的身T的本能,隐秘的花x吐出越来越多的水。

    空虚和瘙痒刺激着她的身T,她夹紧腿,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nGdaNG的模样,却没想到对方直截了当的伸手掰开她的腿,在花x口m0了一下。

    “替我宽衣。”握住萧明月柔软纤细的手,楼沉哑声道。

    把手放在自己的腰带处,楼沉送来之前还轻轻的捏了捏。

    和他的手相b,小姑娘的手纤细的像一根竹竿,仿佛一捏就会断掉。

    不用对视,萧明月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神有多露骨。

    她捏住男人的腰带,小心翼翼的解开。

    古铜sE的皮肤上带着伤痕,JiNg壮的腰身微微弯下,像拉满的弓箭,充满了力量。

    而排列整齐的腹肌之下,黑sE的丛林茂密,隐藏在其中的巨兽在萧明月的目光下,一点一点站了起来。

    然后轻轻的打在她的脸上。

    男人脸sE也带上了几分兴奋和狰狞,放肆的眼神下在面前这柔软的nVT上肆nVe。

    这样的视线之下,小姑娘控制不住的身T的本能,隐秘的花x吐出越来越多的水。

    空虚和瘙痒刺激着她的身T,她夹紧腿,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nGdaNG的模样,却没想到对方直截了当的伸手掰开她的腿,在花x口m0了一下。

    滑腻的花Ye打Sh了手指,男人放到鼻尖闻了闻。

    带着SaO甜的味道,并不让人觉得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