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里面没有婢nV,即便和萧戚做过亲密的事情,皎皎也不敢让对方给她洗漱。

    只是她哪里知道,自己先前就被另外个男人吃的一g二净不说,还从里到外洗了一遍。

    而此刻,新上任的未婚夫傅景曜还在接应应庚的路上。

    傅景曜决定接下萧无魑的命令,自然要承担后果。

    应家一直和王爷有婚约,作为皎皎未婚夫的应庚也一直拖着没有娶别的nV子。

    如今皎皎找到了,却直接把人一脚踹开,怎么说都于理不合。

    应家不会找萧无魑麻烦,但是绝对不会当过傅景曜。

    索X傅景曜就直接找应庚说开这件事。

    新上任的未婚夫处理麻烦,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早就被另外两个男人吃的一g二净。

    其中还包含了自己的Si对头君时瑾。

    他日夜兼程找到应庚的队伍?却没有看到应庚这人。

    一打听才知道,对方脱离了大部队自己快马加鞭往皇城赶路,双方也这样意外错过。

    此时此刻,说不定人已经到军营了。

    休养了好几日的皎皎终于走出了营帐。

    这几日她被游忱凌喂了不少药,身T好了许多,但是同时也被感知了情况。

    欢喜佛和尽欢两种药抢了她的身T,游忱凌没法解毒,只能换个法子给她解决。

    他找来了一本合欢秘术交给了皎皎,让她好好学习采yAn补Y。

    合欢秘术配上他配置的药,起码不会让皎皎寿命有碍,只是这样一练下来,皎皎注定是离不开男人的。

    皎皎拿着书一宿未睡,窝在营帐里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将士的声音。

    “小姐,王爷来了。”

    是她的父亲吗?

    皎皎着急的起身,却一个不小心被被子绊倒,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没有疼痛传来,她被人抱住,对方宽阔温暖的怀抱里带着淡淡的檀香,让人心神都安稳下来。

    “没受伤吧?”低沉的声音冲头顶传来,皎皎如梦初醒的从对方怀里起身,一抬头,就看到男人yAn刚俊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