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请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缩在萧戚的怀里。

    对方明明冷着一张脸,拍着她背的动作却格外温柔,以至于她完全生不出厌恶的想法。

    她对人的感觉很敏锐,能感觉到对方是真的在怜惜她。

    只不过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皎皎还是有些慌乱。她虽然被药物折磨的狠,可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被三个男人1Unj了。

    只是普通的妓子被1Unj,男人会对她这么温柔?

    又或者只是他这样?

    盯着萧戚冷峻的脸,皎皎难得鼓起勇气:“这是哪里?”

    “这里是萧家军军营。”萧戚回答道。

    皎皎一下子愣住。

    所以她是被送来这里做军妓吗……可是怎么说也不太对劲啊。

    毕竟哪有军妓只伺候三个人的。

    还是说这只是个开始?

    胡思乱想的小姑娘面sE煞白,声音颤抖:“我是送来这里的军妓吗?”

    她没想过买下自己调教的那个人最后居然抱着这样的想法。

    萧戚听到军妓二字是就愣住了。

    看着怀里发抖的小姑娘,回想起她的经历,只觉得x口有些发闷:“不是军妓。”

    “那是什么?”皎皎想不到自己和萧家军能扯上的任何关系。

    “你是王爷唯一的nV儿,皎月郡主。”萧戚起身,捧着她的脸,轻轻的擦着她眼角的泪水:“小姐,您只是中毒需要元yAn而已,如果觉得属下冒犯了您,属下可以以Si谢罪。”

    说完这些,萧戚就起身,拔出一边的剑送到皎皎手中。

    再不懂,萧戚也明白对一个姑娘来说,清白有多重要。

    锋利的剑刃割破了脖颈,鲜血染红了剑刃。

    皎皎的手一颤,长剑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跪在地上的萧戚只看到小姑娘害怕的后退:“不,我不要。”

    “呦,这是怎么了?”男人漫不经心的声音从营帐门口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