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月的身上的毒如今除了萧无魑和游忱凌,自己一直照顾她的萧戚,最清楚的只有楼沉。

    于楼沉来说,萧明月有多少男人都不重要,她如今不过是迫不得已。

    若不是游忱凌这家伙医术不行,和至于让他心Ai的小姑娘变成这般模样。

    但是让游忱凌继续治疗下去,楼沉是不愿意的。

    只是如今找不到唉游忱凌医术更好的人,没办法换个法子给萧明月治病。

    不过他自己找不到,不代表王爷找不到。

    沉思了片刻,楼沉叫来亲信,把自己调查到的东西送到了萧戚手中。

    萧戚收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正守在萧明月的营帐外面。

    本以为楼沉送给自己回是什么重要的军情,可是打开一看,却看到了这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游忱凌!他怎么敢!!

    萧戚不是傻子,他也知道游忱凌不是。

    萧明月来到萧家军之后,警惕怯懦的样子,他们都看在眼里。

    小姑娘受过太多苦,对所有安排都不敢拒绝,不过是因为害怕。

    因为这里对她来说,是个凶险之地。

    她如同误入豺狼领地的羊羔,明明很害怕,却还是在周围m0索,小心翼翼接受他们给她的善意。

    好不容易,她愿意接受他们给她的好,愿意亲近他们。

    可游忱凌却把这一切当成儿戏。

    能安排到萧明月身边解毒的人,无一不是JiNg挑细选过的。

    游忱凌却拿这些作为赌注,把楼沉这么危险的家伙送到萧明月身边。

    就好像萧明月是个人人可C的妓子。

    想到这些日子萧无魑的态度,萧戚只觉得后背发凉。

    游忱凌做的每一件事,都足够让萧无魑杀他无数次了。

    想起今晨萧明月的惨状,萧戚冷笑。

    千刀万剐似乎都便宜了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