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好治疗方案之后,游忱凌开始给皎皎用药。

    而萧无魑则给了萧戚权限,让他在自己手底下选合适的人选。

    毕竟……b起外人,还是自己人更靠谱,当然,也更容易控制。

    萧戚面上未有什么变化,心里却还是有些沉闷。

    明明一开始是个命令,可相处下来,他知道小姑娘又多乖。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看到她的伤口之后会给他包扎,即便知道自己只是她的暗卫,知道自己强上了她,也没有生气。

    反而关心他这个人,说什么谢谢他替她解毒。

    他不过是王爷赐给她的一条狗,如果她不愿意,亦或者不开心,都可以轻轻松松要了她的命。

    可小姑娘没有看轻他,反而送他东西。

    虽然这并不是独一份的,无论君时瑾还是王爷都有。

    确定好治疗方案之后,游忱凌开始给皎皎用药。

    而萧无魑则给了萧戚权限,让他在自己手底下选合适的人选。

    毕竟……b起外人,还是自己人更靠谱,当然,也更容易控制。

    萧戚面上未有什么变化,心里却还是有些沉闷。

    明明一开始是个命令,可相处下来,他知道小姑娘又多乖。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看到她的伤口之后会给他包扎,即便知道自己只是她的暗卫,知道自己强上了她,也没有生气。

    反而关心他这个人,说什么谢谢他替她解毒。

    他不过是王爷赐给她的一条狗,如果她不愿意,亦或者不开心,都可以轻轻松松要了她的命。

    可小姑娘没有看轻他,反而送他东西。

    虽然这并不是独一份的,无论君时瑾还是王爷都有。

    但是看得出来,她很用心。

    m0了m0长剑上的剑穗和包扎好的伤口,萧戚只觉得心头有些滚烫。

    即便再怎么不愿意,男人的独占yu作祟,他也不会让小姑娘就这么因为药早衰而亡。

    头一个月需要的人,萧戚决定从熟悉的暗卫营中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