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少年亦或者男人,都见不得面前的小姑娘落泪。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们整个暗卫营,都偷偷换班来见过这位主子。

    她像金丝笼里面的鸟雀,又似温室里娇YAn的花朵,需要人小心呵护才能生存下来。

    至于这个毒药需要的JiNgYe,其实这群男人并没有看在眼里。

    暗卫替主子做的事都是不见光的,能娶妻生子的少又少之,所以游神医找人的时候,他们都自荐了。

    若是什么强势的主子他们兴许不愿意,可这么个小姑娘,看起来娇娇软软,他们自然愿意。

    这些皎皎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的她看着两个男人可怜巴巴的眼神,终于收住了眼泪。

    把人哄好的两个男人也松了一口气,给皎皎收拾好,就离开了这里。

    一场JiAoHe下来,皎皎肚子里灌满了Ji很疲惫,却不敢休息,而是打开那本合欢秘术修炼起来。

    等着小腹下的JiNgYe被x1收变成清落落的YeT,她才安心睡了下去。

    无论是少年亦或者男人,都见不得面前的小姑娘落泪。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们整个暗卫营,都偷偷换班来见过这位主子。

    她像金丝笼里面的鸟雀,又似温室里娇YAn的花朵,需要人小心呵护才能生存下来。

    至于这个毒药需要的JiNgYe,其实这群男人并没有看在眼里。

    暗卫替主子做的事都是不见光的,能娶妻生子的少又少之,所以游神医找人的时候,他们都自荐了。

    若是什么强势的主子他们兴许不愿意,可这么个小姑娘,看起来娇娇软软,他们自然愿意。

    这些皎皎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的她看着两个男人可怜巴巴的眼神,终于收住了眼泪。

    把人哄好的两个男人也松了一口气,给皎皎收拾好,就离开了这里。

    一场JiAoHe下来,皎皎肚子里灌满了Ji很疲惫,却不敢休息,而是打开那本合欢秘术修炼起来。

    等着小腹下的JiNgYe被x1收变成清落落的YeT,她才安心睡了下去。

    但是第二日晨起的时候,皎皎就闻到了一GU沁人心脾的桃花香和甜腻的味道。

    守在床头的少年看到她睁眼,有些惊喜:“姐姐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