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太重了……”敏感的xr0U被再次顶开,皎皎挣扎着想离开。

    大概是没想到小姑娘会挣扎,一个不留神,ROuBanG就顺势被cH0U了出来,发出“啵”的一声。

    皎皎没注意这声音,感觉到身下一空,腰肢一翻,急忙挣扎着往前爬去。

    下一秒,y挺的ROuBanG狠狠地撞开她的xia0x,重重的cHa了进去。

    胞g0ng再次被撞开,男人按住她的T0NgbU,动作不带一丝怜惜:“小姐的Sa0xuE咬的好紧,是想吃我的JiNgYe吗?”

    “不…啊~不是………呜呜……”后入的姿势g的小姑娘泣不成声,R0UT拍打的声音在营帐里环绕,本来软下来的少年很快支愣起来。

    看着被撞的不停摇晃的nenGrU,他好奇的伸出手捏住。

    有着棉花的柔软,却又如豆腐一样滑nEnG。

    尤其揪住红肿的rT0u,就能听到她细碎的声音。

    这让少年更加激动,r0Un1E的动作越来越重。

    他扯着红蕊不停的r0u弄,越发放肆。

    下一刻,少年就听见正在埋头苦g的男人一声闷哼:“嗯~”

    男人感受到夹紧的neNGxUe,猛地停了下来,看到正在玩弄nenGrU又不知轻重的少年,有几分不满:“十三,你给我轻点。”

    名为十三的少年哦了一声,低头看向皎皎:“姐姐,你难受吗?”

    听着这一声姐姐,皎皎正想说什么,身后的男人就伸手拍了拍她的T0NgbU,示意她抬起来。

    “小SAOhU0夹这么紧做什么,想要老子c重一点?”

    这样的话皎皎从未听过,自然羞红了脸。

    男人抬起她的T,伸手掰开布满TYe的花唇,又重重c了进来。

    像打桩机一样,他毫不留情撞击着敏感的胞g0ng,

    酸胀的感觉夹杂着快感,被g的失去理智的小姑娘只知道张嘴LanGJiao,然后被刺激的男人则更加用力的撞了进来。

    敏感脆弱的胞g0ng只能夹紧撞进来的gUit0u,不停的x1咬,然后喷出更多的SaO水。

    被g的软烂的g0ng口在男人不知疲倦的ch0UcHaa下越来越软。

    ch0UcHaa了几百下,被g的双眼失神的皎皎只觉得深入子g0ng的ROuBanG突然胀大了几分。

    然后滚烫的JiNgYe喷S在敏感的胞g0ng内,激的她夹紧的ROuBanG,引的男人cH0U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