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沉安顿好萧明月,就连夜跑去找萧戚。

    现在最了解这位皎月郡主情况的,除了王爷,就剩下萧戚了。

    楼沉作为骑兵营的负责人,自然是被萧无魑看中的人。

    虽说b不上傅景曜,可地位并不差。

    萧戚知道楼沉要看萧明月的资料,还有几分犹豫。

    毕竟萧明月身上的毒太过复杂。

    知道她情况的人,越少越好。

    楼沉虽然被拒绝,可还是用其它法子拿到了萧明月的资料。

    看到资料上写的,萧明月被卖去青楼前住的地方时,楼沉脸sE难看了起来。

    他万万没想到,那个人不仅没有好好对萧明月,甚至还把人卖去了青楼。

    当真是讽刺,

    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被人这么欺辱。

    而他丝毫不知,甚至还做了帮凶。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楼沉一直觉得心头堵得慌。

    小姑娘还在休息,他不方便打扰。

    所以这气,只能往罪魁祸首身上撒了。

    心虚的游忱凌一回到自己的营帐就放松下来。

    想起自己当时那副吃醋的样子,他嗤笑了一声。

    自己什么开始在意这些东西了。

    不过是替人解毒而已。

    他竟然嫉妒其他的男人。

    就算是萧无魑的nV儿,那现在她也只是个在男人身下SHeNY1N的小YINwA而已。

    即便人因为药才变成这副模样,但那又如何。

    毕竟除了这个法子,她没有活下来的其他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