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气冲冲离开的小姑娘,傅景曜笑了起来。

    等着傅景曜带着人回去,两人身后的侍卫已经带了不少东西,大包小包的放在马上。

    只是把人送回营帐后,傅景曜没有离开。

    虽然萧明月之前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解毒,可作为她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傅景曜还是嫉妒。

    人X的劣根,他想独占自己的未婚妻而已,他又什么错呢?

    萧明月洗漱出来,却没想到看到的不是来侍寝的暗卫,而是傅景曜。

    即便之前他们如此亲密过,可那都是她神志不清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这般暧昧的情况下面对面,萧明月罕见的害羞起来。

    “你怎么还在这里?”她拢了拢衣领,有些局促不安。

    傅景曜看着被打Sh的纱衣下鲜红sE的肚兜,和侧边露出来的雪白肌肤,喉咙一紧:“我来给你绞g头发吧。”

    说着,傅景曜就从一边找到了g净的布巾凑了过来。

    看着靠过来的男人,萧明月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乖乖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靠近些,傅景曜能闻到小姑娘身上的香气。

    有点像橙花的味道,很清新,但是却更加绵长。

    指尖的发丝纤细,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发丝滑落,轻而易举的打Sh了他的衣服。

    小姑娘乖乖坐在他身前,只要他低头,就能看到小姑娘雪白的脖颈。

    发丝上的水被x1g,傅景曜忽然低头,凑到萧明月耳边,轻轻咬住:“阿月……”

    萧明月哆嗦了一下,回头看着傅景曜,双眼微红:“你……”

    “今晚我可不可以留在这里?”傅景曜眼里带着几分祈求:“我才是你的未婚夫,阿月。”

    凭什么别的男人可以那样亲近你呢?我就不可以呢?

    如果傅景曜态度强y些,萧明月或许会有几分反感。

    可是他这幅可怜巴巴的模样,倒是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恰巧这个时候,帐篷之外的十六突然出声:“小姐,解毒的人到了。”

    傅景曜固执的抱紧了小姑娘。

    萧明月无奈,只能吩咐外面的人先离开,迟一些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