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认识的人,这让萧明月松了一口气。

    顶着对方近在咫尺的俊脸,她有些别扭的眨了眨眼,示意对方自己不会叫出声。

    却没想对方不仅没松手,反而凑过来T1aN了T1aN她的耳垂:“小姐这么看我,是想我亲你吗?”

    小姑娘顿时气红了脸,正想挣扎,却不想流氓凑过来,在她嘴角咬了一口:“是我错了,月月不生气了。”

    熟悉又陌生的称呼,成功让小姑娘愣在原地。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有刚毅的俊脸,扯开了捂着她嘴的手压低声音:“你叫我什么?”

    许是没听到萧明月的声音,竹林之外传来了十六担心的喊声:“小姐,你没事吧?”

    楼沉挑眉,示意小姑娘把人支走。

    没多想,萧明月直接回答:“我没有事,十六,你离我远一些吧……我想一个人洗洗。”

    平日里萧明月就是自己动手洗漱,只是打水这种事情没法自己动手,才会麻烦十六,因此这话也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

    听到萧明月的吩咐,十六乖乖离远了一些,同时还不忘嘱咐:“小姐有事的话,大声点叫我,我可以听到的。”

    确定人已经走远,萧明月松了一口气,却发现捂着自己嘴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肚兜上。

    始作俑者漫不经心的在那柔软的地方r0ur0Un1E捏,然后恬不知耻的凑近闻了闻:“这里怎么有GUN香味?月月。”

    “你到底是谁?”萧明月有些烦躁。

    从她改名萧明月起,所有人都称呼她明月,亦或者小姐。

    而月月这个称呼,从来没有人这么叫她……

    或者说,叫这个称呼的人,早就Si在了几年前了。

    面前的楼沉明显不是无意间叫出来的。

    男人顺着肚兜的边缘m0了进去,感受到这滑nEnG的触感,发出了一声喟叹。

    面对小姑娘的质问,他不急不缓:“月月觉得我是谁?”

    萧明月眼睛一酸。

    她在想什么,那种情况下,那个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眼看面前的小姑娘红了眼,他瞬间破防:“月月,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我给你当小马骑……”

    拙劣的哄人手法没有让萧明月笑起来,反而让她眼泪大朵大朵的往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