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月只觉得脸颊烫得厉害。

    她以为自己经历了之前那些事之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绪。

    可是看到自己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对自己做这些事情,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羞意,握住了男人带着厚厚茧子的手:“景曜哥哥……”

    这是傅景曜头一回听到萧明月唤他的名字。

    如他所想,很好听。

    单单听到这个声音,就让他腹下本就y起来的地方有些发疼。

    卡在喉咙的名字说出口之后,萧明月只觉得对方眼底的yusE越发浓郁,玩弄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放肆。

    粗糙的手指划过娇nEnG敏感的花蕊,让难得消肿的地方再次挺立起来。

    b起滚烫的手,更灼人的,是男人的视线。

    小姑娘只觉得身下有些发热,控制不住的夹紧了双腿,却被眼见的男人发现。

    男人低声笑了起来,粗糙的手分开那双紧紧闭起来的双腿,m0到那一抹Sh润时,便毫不客气的搅弄起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小姑娘直接SHeNY1N出声:“痛……”

    厚厚的老茧直接刮得敏感的小花x有些刺痛,但更多的时是那难以言喻的欢愉。

    脸皮变薄的小姑娘不好意思说出来,身T却很诚实。

    滑腻的花Ye打Sh了男人的手,明明是保护那娇nEnG的小花,却让行凶者更好的入侵。

    粗糙的手深入其中,被温热的xr0U紧紧咬住,像是在阻止,又像是在挽留。

    男人当然也舍不得冷落上面的小花,看着那一方雪白上颤抖的小花,张口就把它hAnzHU,轻轻的抚弄起来。

    baiNENg纤细的手落在男人满是汗水的发间,明明是想把人推开,却没有力气:“唔嗯,你……不要……太多了……”

    “不多。”放开小花,看着那鲜红的颜sE,男人满意的松开,趁着交换的空隙对小姑娘哄道:“可以的,相信你。”

    身下的手指毫不留情的在敏感的x道里ch0UcHaa,带出更多的YeT,渐渐的吃下了更多的手指。

    一根…两根…三根……

    修长的手指更加灵活,轻而易举的就能照顾到xia0x所有敏感的地方,很快小姑娘就溃不成军,在男人的怀里喘息着,身下的水Ye不知道什么时候打Sh了男人的长K,留下一滩深sE的痕迹。

    看着捧出来的YeT,男人好奇的抬起手,T1aN了T1aN指尖,恰好回过神看到这一幕的小姑娘顿时羞红了脸:“你……”

    “有点甜,”傅景曜声音沙哑,带着几分别样的魅力:“阿月,可以给我尝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