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傅景曜再如何嫉妒,也不可能和萧明月都身T过不去。

    深x1了几口气,他细心的给她清理g净身T,就离开了营帐。

    等着傅景曜离开,今日负责解毒的暗卫这才走了进来。

    强打起JiNg神的萧明月看着两个暗卫撤下自己的面巾,露出那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时,有几分惊讶:“你们是双生子?”

    表情冰冷一些的青年颔首:“属下萧九。”

    面带笑容的青年拍了拍萧九的肩膀:“哥,这么严肃做什么?小姐叫我萧六就可以了,我和兄长是今日来侍奉小姐的。”

    想起自己之前那一场情事,萧明月脸颊绯红。

    不出意外,这两兄弟刚才应该听了一场自己的活春g0ng,这种事对她这么一个面皮薄的姑娘家来说,还是不太适应。

    萧六约莫也是看出来了,所以并未直入主题,而是给萧明月倒了一杯茶:“小姐刚才辛苦了,喝口茶润润嗓子。”

    “谢谢”萧明月接过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递茶的萧六并未离开,反而从怀里掏出来一盒糕点:“差点忘了这个,小姐你尝尝,这是头让我带给您的。”

    萧六贴心的打开了油纸,熟悉的糕点让萧明月目光柔和下来:“能告诉我,他的名字吗?”

    萧六有几分诧异:“头没有和小姐说他的名字吗?”

    萧明月摇了摇头。

    “头是上一班暗卫的头名,被赐名萧厉,负责情报的,也是萧戚统领的师傅,整个暗卫营除了萧统领,就是头最大了,”看着萧明月亮晶晶的眼睛,萧六兴致B0B0的同她说起了萧厉的事情:“听说上一班暗卫里,就头活了下来,而且头天生神力,早些年……”

    “萧六,快子时了。”眼看两人越来越起劲,冰冷冷的声音直接打断了他们。

    被点醒的萧六停住,目光尴尬的看向萧明月,带着几分歉意:“不好意思,小姐……”

    放松下来的萧明月摇了摇头:“是我想听,不怪你……我们开始吧。”

    眼看着萧明月的手落在衣襟处,解开绳子,兄弟两人齐刷刷转身背对着她。

    萧明月动作一顿。

    大概是反应过来,萧六尴尬的转过身:“抱歉,小姐…”

    一边的萧九也冷着一张脸转了过来,只是和萧六一样红彤彤的耳垂昭示着对方的情绪并不如脸上那样平静。

    萧明月只觉得自己有些发烫的脸也降温了。

    面前的两兄弟b起她,才是真正的生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