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掐住她的腰,往自己的胯下按。

    本来就入的深的ROuBanG被吃的更深,一下就顶到了hUaxIN出。

    这几天日日被c弄的身T格外敏感,很快藏在深处都子g0ng口就张开了一条缝,hAnzHU了撞进来的gUit0u。

    每一下x1ShUn都让男人的动作越发放肆。

    “阿月咬的好紧……”男人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身下的姑娘在他gUit0ucHa进子g0ng的时候就彻底瘫软没了力气,只能任由男人为所yu为。

    被咬的红肿的rT0u再次被hAnzHU,啧啧啧的x1ShUn声回荡在四周,夹杂着娇媚的哭Y。

    “轻……呜呜……景曜哥哥……太重了……”

    啪啪的水声下,男人恶劣的挺动腰腹,重重的撞进深处那张柔nEnG的小嘴里,压榨出了更多甜腻的汁水。

    汗水,ysHUi和JiNgYe的味道,让整个房间的氛围变得更加粘腻。

    cx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可惜唯一会脸红的萧明月早就意识模糊,任由男人在水光粼粼的xia0x里进进出出。

    “嗯啊……疼…哈…轻点……”

    baiNENgnEnG的yHu被男人巨大的卵蛋拍的绯红,娇nEnG的x口被撑开,粉nEnG的x口像一张被撑到极限的薄膜一样SiSi套住了粗长的ROuBanG。

    ROuBanG每每cH0U出来,都像是要把里面的xr0U一起扯出来似的。

    快感冲击下,小姑娘只能抱紧身上的青年,像是抱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可是这一切,都是这个罪魁祸首带来的。

    滚烫的gUit0u碾过柔nEnG的xr0U,带来的快感b得小姑娘理智全无。

    而始作俑者还不肯罢休,狠狠地c进敏感的子g0ng里,带出更多的mIyE。

    被刺激的xia0x直接吐出了一大口滚烫的热Ye。

    她ga0cHa0了。

    傅景曜伸出手,轻轻的剥开少nV脸上汗Sh的头发。

    绯红的脸颊上是娇媚的春sE,ga0cHa0之下的双瞳有些许涣散,鲜红的舌尖从红唇之间露了出来,一副被c坏了的模样。

    他俯身扶住她的后颈,轻柔的吻了下去。

    宽厚的舌g住那疲软的舌尖,男人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她的香津,又恶劣的把自己的渡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