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我要吃糖葫芦。”穿着一身红sE袄子的小姑娘拉着男人的衣角,脸上充满了渴求。

    接近年关,街上人来人往,自然也有家人带着孩子出门游玩,

    “你已经吃了两串了,”被拉着衣角的中年男人拒绝了nV儿,粗糙的手m0了m0nV儿头上的绢花:“天sE不早了,你娘还在家里等我们呢,回去吧。”

    看着远去的父nV,站在一边的少nV露出怅然若失的神情。

    早就模糊的幼年记忆里,好像也有人这样给她买过糖葫芦。

    但是自从她四岁被人拐卖,颠沛流离十多年,童年的记忆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个陪着她十多年的长命锁,上面刻着她的名字,明月。

    这十多年做过乞丐,当过别人童养媳,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好歹有一个家,可是没曾想十五岁那年,那个所谓的夫君赌博把她卖了出去,甚至没有娶她。

    此后没有什么明月,只有万花楼的花魁皎皎。

    “姑娘,该回去了。”一边的丫鬟提醒道。

    看着守在身边的丫鬟,皎皎眉头皱了皱,最后朝着站到小贩道:“来一串糖葫芦。”

    “好嘞,客官,四文钱。”

    红彤彤粘着糖衣糖葫芦被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握住,冰冷的风拂过白sE的幕篱,露出一点缝隙,无意看到的小贩一下屏住呼x1。

    少nV如雪的肌肤在暗下来的天光下格外耀眼,红YAn的唇瓣让人不禁联想到娇YAnyu滴的红玫瑰,g引着人上前蹂躏。

    红唇之上,是JiNg致小巧的鼻梁,往上,灿若星辰的眸子正看着他……不,应该说是她手上的糖葫芦。

    被这么一双眼睛看着,是个人都会忍不住心颤。

    毕竟她真的太美了。

    等到人走远,小贩这才反应过来,如梦初醒似的四下张望,却再也见不到那个纤细修长的身影。

    皎皎其实很不喜欢万花楼,虽然她来到这里之后锦衣玉食,没有人欺负。

    可是这都是建立在……

    “皎皎回来了?”男人一身红衣,桃花眼微微上扬,明明规规矩矩的坐在座位上,却还让人觉得魅惑。

    他视线在皎皎的身上打量了一翻,最后落在她手上的糖葫芦上。

    火红的糖葫芦又大又圆,包裹的糖衣在灯火下泛着光芒,看上去就很馋人,

    “皎皎很喜欢糖葫芦?”男人起身,迈着步子走到少nV身边,仔细看了看糖葫芦:“看上去确实不错,今天的教具就用它吧。”

    皎皎身T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