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无魑如今能做的,就是去选合适的男子。

    随便一个人怎么可以给他的nV儿解毒?

    也就是这个时候,人选变得有些复杂。

    看着游忱凌离开,萧无魑沉默了许久。

    而后突然出声道:“萧戚。”

    “主子。”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黑衣男人跪在地上,朝着萧无魑行礼。

    萧无魑打量了一翻面前的青年。

    青年身姿挺拔,如修长的竹一般,不会轻易折断。

    这是他最好的刀,也是萧明月被掳走之后,他特意为人准备的。

    萧无魑静静的看着地上的青年,挥手道:“以后你就跟着阿月吧。”

    萧戚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刚才游忱凌和萧无魑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个跟着,当然不单单是保护人的意思。

    只是他从进入暗卫营,通过选拔起,就清晰的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无论萧无魑还是暗卫营的教官,告诉他的都是保护好那个早就失踪,素未谋面的小姐。

    那才是他唯一的主子。

    也因此,从暗卫营出来之后,他是唯一一个被萧无魑赐名的人。

    不是因为他是暗卫营的第一名,只是因为他是萧明月的刀。

    “是。”一声回应过后,萧戚消失不见。

    急着去选人的游忱凌很快就看到了一身黑衣,沉默寡言的萧戚。

    虽然萧戚作为萧无魑的暗卫很少出现,但游忱凌并非没有见过。

    毕竟这些年,所有有关萧明月的消息,都是有萧戚经手的。

    看了一眼萧戚,游忱凌啧了一声:“跟着我来吧,给小姐解毒还需要一些药配合。”

    无论是尽欢还是欢喜佛,都是至y之物。

    从来没有人把两个药混在一起吃下去过,所有游忱凌也把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