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被撑开的下T。

    被xia0x紧紧咬住的玉势早就变得温热,这种事情她很久以前就经历过,但是如今是为了什么。

    纤细的手m0到身下,很快就被打Sh。

    被调教过后敏感的身T,即便睡着了,咬住的是一个Si物,也会不自觉的x1ShUn它,分泌TYe。

    而且……手上的YeT一个打滑,皎皎的手就离开了玉势,被撑得紧绷的xia0x咬着这粗短的玉势不肯松口。

    房门被打开,进来的男人看到她这动作就笑了起来:“一大清早就在玩自己吗?皎皎还真X急呢。”

    皎皎咬紧贝齿,抿着唇继续拽着下T的玉势。

    眼看玉势被拽出来一大截,男人上前几步,又把玉势cHa了进去。

    粗大的玉势摩擦着敏感的xr0U,激起了少nV的SHeNY1N。

    皎皎不满的看向男人:“老师……”

    被叫做老师的男人r0u了r0u她的头,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怎么看,这笑容都有些苦涩:“皎皎长大了……”

    像是意识到什么,皎皎直起身子。

    雪白的r在冰冷的空气里颤动了几下,粉nEnG的rUjiaNg敏感的挺立起来。

    男人视而不见,拿过一边的衣服给少nV穿好,对着少nV趟着mIyE下T视而不见。

    眼看男人就要离开,皎皎拉住了他的衣袖:“青绫……你能放我走吗?”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床上乖巧的少nV。

    她眼底有迷茫,有不甘。

    她忐忑不安的看着他,像是公堂之下等待着一纸判决的人。

    青绫记得小姑娘进来的时候的模样,身板薄的像张纸,瘦削的可怕。

    明明十五岁的孩子,看上去却像十三岁。

    眼底黯淡无光,像是被抛弃的小狗一般,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这样的她依然有一张好看的脸,所以她被那个人看中,送到了他手里调教。

    青绫给她取名皎皎,因为那一双眼睛g净清澈,像极了天上皎洁的明月。

    这两年里,皎皎被他从一个g瘦的小姑娘养成了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