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也是发现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楼沉直接抱住萧明月的腰,把人从冰冷的水潭里带了出来。

    然后从某个石缝里拿出了自己的衣服,先替小姑娘擦g,再换上她自己的。

    替小姑娘打理好一切,楼沉这才有空给自己套上一条K子。

    然而一扭头,他就看到走在石头上的少nV双手捂着眼睛,透过指缝t0uKuI他。

    楼沉嘴角一g,落在K腰上的手直接向下,露出那一条即便沉睡,看起来也份量不小的X器:“都用过了,还这么害羞?想看直接看就是。”

    萧明月直接扭头,只是耳垂绯红:“楼沉!”

    “哈哈哈……”回应她的,是对方爽朗的笑声。

    脚步声渐近,片刻之后,男人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伸手把她抱进怀里:“抱歉,月月,这么久才找到你。”

    ……

    如果在做童养媳的那十多年里,有什么萧明月不能割舍的东西,除了那个长命锁,就剩下印象里,那个和她一起长得的狗蛋哥哥了。

    买下萧明月的张家并非什么富裕的家庭,自家种了几亩地,费尽心思供养了张福宸这个读书人。

    自萧明月有记忆起,她就在不停的g活,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每天要给张福宸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端水洗漱,说是童养媳,实际上她就是一个伺候人的外套。

    张家所在的yAn山村不算富裕,而楼沉则是村里的孤儿,父母早逝,靠着吃百家饭长大。

    后来长大一些,就一直在村里帮人g活维持生计,一直等某天在河边抓鱼,碰到了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滑倒,险些溺水身亡的萧明月。

    自此之后,萧明月就像个小跟P虫一样,喜欢跟着楼沉。

    那时候的楼沉还不叫楼沉,村里人都叫他狗蛋,而萧明月也只是一个叫明月的童养媳。

    狗蛋嘴y心软,看着明月一个小孩要伺候张福宸这么大一个人,多少有些不满意,于是背地里整过张福宸。

    看着明月瘦巴巴一个小姑娘,就省吃俭用,自己打猎赚钱,省吃俭用给她加餐。

    一开始可能只是同情,可是后来小姑娘收了点好处就一口一个狗蛋哥哥,看到他受伤了还会给他包扎伤口。

    一来二去,狗蛋就把她当成家人。

    一直到明月十四岁的时候生了一场重病。

    张家从未把她放在心上,自然也不可能给她找大夫。

    还是狗蛋掏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带着她去看了大夫。

    大夫看了之后直摇头,这是这么多年的劳累导致的亏空,想要治好明月的病,还需要一根不便宜的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