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楼沉抱进怀里的一瞬间,小姑娘就红了眼眶。

    眼看怀里的姑娘又被他弄哭,楼沉赶紧哄了起来:“月月,在哭下去,你的侍nV就要打我了。”

    想起十六还在外面,萧明月终于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用袖子擦g净了眼泪。

    她有太多话想和面前的楼沉说,可是现在这个情况确实不适合叙旧。

    等着楼沉替她冰敷了眼睛之后,萧明月才把十六叫了回来。

    哭过之后的眼睛还有些红肿,十六看着有些担心:“小姐,你的眼睛怎么回事?要不要敷点药?”

    萧明月摇了摇头:“刚才下水的时候不小心进了沙子,r0u红了眼睛而已,已经没事了。”

    “那小姐也应该叫我。”十六小声嘟囔。

    萧明月应了下来,看着太yAn光越发毒辣,两人决定回营帐休息。

    两人顺着小河原路返回,却没想到听到了一群人说话的声音。

    十六刚拦住萧明月,那边听到动静的人也安静下来。

    为首的男人声音严厉:“谁在哪里鬼鬼祟祟的躲着?给我出来!”

    十六拦住萧明月,自己一人走了出来。

    看到yAn光下那一群赤身lu0T,泡在小河里的将士之后,她皱了皱眉:“打扰诸位了,我是小姐的侍nV十六,方才陪同小姐在周围散步,并未t0uKuI之意。”

    看到是个姑娘家,一群人都起了哄。

    但是听到对方是小姐的侍nV,所有人都警惕起来。

    整个萧家军被叫做小姐的,只有王爷刚找回来的nV儿,明月郡主。

    军营虽然管理严格,但是几个大男人凑在一起也喜欢八卦,自然知道王爷把郡主当心肝一样捧着的态度。

    趁着十六离开,一群糙汉子赶紧捡起地上的衣服套上。

    确认大家都穿好之后,为首的男人这才出声:“我们已经收拾妥当了,耽误了小姐时间,还请小姐不要责怪。”

    确认这群人没露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十六这才带着萧明月走了出来。

    一群糙汉子低着头,只能看到那如云一般柔软的裙摆。

    那轻盈的脚步声伴随着少nV清甜的T香,轻而易举的入侵了他们的感觉。

    即便隔着一条河,这香气也不曾减弱。